原标题:《女儿患重病,80后母亲足疗店洗脚赚钱为女保命》

  猛犸新闻·东方今报记者 朱久阳 萌友 孙朋辉/文图视频 见习编辑 陈姝/剪辑

  傍晚7时许,在郑州市南郊某足疗按摩店,于红艳还像往常一样熟练地换上工作服,带好一次性手套,随着店里陆陆续续来的顾客,她便开始忙着为顾客洗脚、修脚、按摩、拔罐……洗脚盆的热气加上劳累使得于红艳的额头上布满了汗珠,平时于红艳每天基本上都会忙碌到凌晨,对于每日的辛苦于红艳不形于色,始终微笑着为客人们服务,可没人知道,她的心里却有千般万般苦,而这一切还要从她大女儿刘萌萌说起……

  (工作中的于红艳始终以微笑示人)

  今年34岁的于红艳来自河南省杞县付集镇农村,由于从小家里穷姊妹较多,读完初中的于红艳就没再继续上学,而这选择外出打工补贴父母。2008年10月份,于红艳嫁给了同乡镇的刘先峰,婚后先后生了大女儿刘萌萌,小女儿刘露露。于红艳夫妻俩为了一家人过上理想的生活而外出打拼,日子过的虽苦却很满足。然而,幸福美满地生活因为女儿的一场大病成了泡影。

  (患病期间的刘萌萌)

  2019年12月9日,身在江苏省打工的于红艳夫妇接到女儿老师电话,说孩子上课外活动时浑身发抖,脸色不好,已经被爷爷奶奶送到医院,于红艳夫妇立刻收拾东西连夜赶了回来。由于孩子病情复杂,县人民医院一直无法确诊病因,12月10日,于红艳夫妻带女儿来到郑州市儿童医院,医生安排做了骨穿、活检等一系列检查,女儿很快被确诊为极重型再生障碍性贫血。

  (刘萌萌近期的诊断证明书)

  “孩子的三系血项低得惊人,先安排住进重症监护室输血小板维持生命,尽快安排家人给孩子配型做移植手术。”听了医生的话,于红艳夫妻双双瘫坐在了地上……“萌萌怎么会得这病?长这么大从没听说过!”于红艳趴在丈夫得怀里泣不成声。而丈夫刘先峰则握着诊断单子说不出一句话来……

  (住院期间的刘萌萌)

  病情不等人,于红艳夫妻俩只能面对残酷的现实,陪起女儿共度漫长治疗路。彼时,由于正值新冠疫情爆发,原定的骨髓配型方案也因此被搁置,无奈孩子只能靠药物和输血维持治疗。期间,刘先峰夫妻俩四处求医问药,光保守治疗就花了七八万元,但病情仍不见好转。到了4月份,医院通知刘先峰夫妇给女儿做了骨髓配型。

  (住院期间的刘萌萌)

  幸运的是6岁的妹妹和姐姐配型结果显示8个点,代表着妹妹可以救姐姐的命,可以安排骨髓移植手术。本来是十分开心的事情,可30万的进仓费用又让于红艳夫妻犯了难。这对“裸婚”的80后夫妻无奈之下,放下自尊开始向亲戚朋友借钱,靠着借来的十几万元以及六旬爷爷奶奶的养老钱,这才终于凑够了进仓费用。

  (父女俩在移植仓内)

  半年来,小萌萌离开了朝夕相处的同学们,没有了从以前的活蹦乱跳性格,蜷缩在病床上一天天苦熬。懂事的萌萌知道父母为了给自己治病花了很多钱,平常爱吃小零食的她再也没开口向爸妈要过。小萌萌听到进仓前要剃光所有的头发,爱美的她躲到一边哭了大半天。看着懂事的女儿,于红艳更心疼了,她很愧疚这些年来没有好好照顾女儿,恨自己没能给女儿一个好身体。

  (于红艳在透过移植仓的玻璃看望女儿)

  6月23日,小萌萌进了移植仓。而夫妻俩也是明确分工:刘先峰进移植仓陪女儿,于红艳则负责女儿日常三餐的营养供给,每天变着花样做各种饭菜给女儿吃。考虑到眼前开销巨大,于红艳白天送饭、洗衣忙碌一天之后仍没有歇息,而是凭借自己先前有过的足疗技能,晚上兼职在在一家足疗店加班加点挣钱。“移植仓里送饭时间为早上7点,中午11点和下午4点,过了这个点就过了食物消毒时间,所以时间很紧张的……”于红艳介绍说。

  (于红艳每天定时定点为移植仓内的父女俩准备餐食)

  正所谓“移植有价,排异无价。”医生介绍说孩子后期两年抗排异、抗感染治疗和口服靶向药费用还需30万元左右,孩子确诊后,当地政府介入核实其患病情况并为其办理了低保。为了女儿的治疗费。而从5月份就在该足疗店兼职的于红艳每天都在加班加点超负荷工作。平时爱打扮的她连一瓶化妆品都没买过,对于他来说省下的就是女儿的救命钱。于红艳虽然在足疗店省吃简用一晚上能挣200元左右,但女儿能等下去吗?